bob电竞app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bob电竞app >> 书香校园 >> 文学教育 >> 正文
读《等待春天的八十一道笔画》有感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9-12-11】 【作者:/来源: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读《等待春天的八十一道笔画》有感

高一9班  宋丽莹  

《等待春天的八十一道笔画》这本书是张晓风所著。先生既有耐心又有魔法,从“汉字的层层诗心”入手,随之“浅斟低唱古诗词”,于“百姓日用”中悟道,“登山临水寻古意”,终于“千古文人的风骨”追问。 “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。”在孤寂的严冬里守望,一天一笔,一笔一寸心。九九消寒图,便是那等待春天的八十一道笔画。 跟随先生的笔触,在一个字、一首诗、一阙词、一处山水的评赏中驻足,如同独坐于轩窗孤灯之下,畅读卷卷典籍。不觉天光,早莺婉转,落花缤纷,起身顾盼,古之文人墨客就在隔壁那厢。

读地泉,我们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“诗”。有人以为诗在题诗的壁上、扇上、搜纳奇句的古锦囊里,或一部毛诗、一卷杜子美里。其实,不是的,诗是地泉,掘地数寻,它便翻涌而出,只要一截长如思绪的汲绠,便可汲出一挑挑一担担透明的诗。相传佛陀初生,下地即走,而每走一步即地涌金莲,至于我们常人的步履,当然什么也引不起。在我们立脚之地,如果掘下去,便是万斛地泉。能一步步踩在隐藏的泉脉之上,比地涌金莲还令人惊颤。

名臣言行录外集里这样记载:张横渠在京中,坐虎皮说易经,忽一日和二程谈易,深获于心,第二天便撤去虎皮,令诸生师事二程。不知为什么,理学家总被常人看作是乏味的一群,但至少,我一想到张横渠,只觉诗意弥弥。

    我喜欢那少年好剑,足斥弛豪纵的关中少年,忽有一天,他发现了比剑还强,比军事还强的东西,那是理。他坐在一张斑斓的虎皮上,以虎虎的目光,讲生气虎虎的易经。多么迷人多么漂亮的虎皮讲座,因为那样一个人,因为那样一张讲座,连易经素黯的扉页都辉亮起来。庖牺氏的八卦从天玄地黄雷霆雨电中浮出,阴爻阳爻从风火云泽中涌现,我一想起来就觉得那样的易经讲座必然是诗!雄性的诗。

更动人的是他后来一把推开虎皮椅的决然;那时候,他目光烂烂,是岩下的青电,他推掉了一片虎皮的斑彩,但他已将自己化为一只翦风的巨虎,他更谦逊,更低卑,更接近真理,他炳炳娘娘,是儒门的虎。那个故事真的是诗,虽然书上都说那是理学家的事迹。

读先生的书,我们重新认识我们的方块字。在这里,我们可以惊喜地看到文字、文学与文化是怎样地被她融为一体。读先生的书,我们了解各个民族的艺术和习俗,从饮茶到酿酒,从精致的藏画和美丽的瓷器……读先生的书,跟随先生去看星看月,去游历华夏山水,从美丽的西子湖畔到苍茫的西北戈壁,她的引领下,山水风景唤醒了我们的感觉,在诗经的句中的初识,在东坡的文章里相遇的感觉。

在先生的书中,我们从风景走向人物,汉很近,唐很近,竹林七贤仿佛不过就在几尺以外的地方饮酒。在这里,人物林林总总,职业地位,迥然不同,既有可以相与出尘的名士大儒,也有只是居家过日子的柴米夫妻。我们走进市井阡陌之间的酸甜苦辣和诗情画意......